东莞老公出轨闺蜜怎么办,东莞老公出轨闺蜜怎么办有个孩子?

1

出轨了,我居然出轨了。

这是我做梦都想不到的事情。我跟老公非常相爱,更是大家眼里的乖乖女。

出轨这种事情, 怎么可能发生在我身上??第一次收到那个人发来的微信,我以为是骚扰信息。

一个纯灰色的头像, 备注是一个逗号。

逗号:两周没见面了,这周六老地方?

只有这一句话, 前面的聊天记录都是空白的。

我开始没有当回事,以为是对方发错消息了,直接删了好友。

正好江越打来电话,我不由笑了笑,接了起来。

江越问我「今天按时吃药了吗,头还疼不疼?」

我看了看边上放着的药片,叹了口气「不想吃呀,太苦了。」

电话那边传来江越低低的笑声,他哄着我「乖乖吃药, 我今天会早点回去, 带你最爱吃的肉松小贝。」

「我又不是小孩,要你哄着吃药,我就是想等一下再吃!」我嘀咕两句。

江越笑得更大声了,他咳嗽两声转移话题「午饭吃完了发给我,省的你又不好好吃饭。我要去开会了, 老婆,晚上见。」

我听到他低缓的声音,心头觉得热乎乎的。

江越是我的大学学长,比我大三届。

我大一那会儿,在学校迷了路,还是他一路带着我办入学手续,找宿舍。

那个时候完全没有想到跟江越会恋爱,他冷冰冰的样子看起来很不好接近。

一转眼,我们已经在一起这么多年了。

我23岁的时候跟江越结婚,算起来快要三周年纪念日了。

以前都是江越费心准备,这次我得好好计划计划。

前几天我出了车祸,撞到了头,醒过来的时候居然有好多事情记不清楚了。

不过我倒是不在意,毕竟对生活没太大的影响。

我坐在沙发上忍不住打开招聘软件看看,我想找份工作。

毕业以后我并没有找本专业相关的工作,而是去了一间连锁甜品店做烘焙师。

我妈妈以前就是开蛋糕店的,我也非常喜欢做甜品。

我记得自己特别喜欢这份工作,但是记不清楚为什么会辞职了。

江越说是我去年身体不好,就辞职了,要调养一下。

我不由地叹了口气,我从小就身体素质一般,干不了好强度的工作。

有时候也挺羡慕别人的,每天风风火火,干劲十足。

刷到朋友圈,正好看到吴玫发了条消息。

吴玫:老板请喝咖啡,难道今晚要加班到天亮吗?配图是她端着一杯咖啡,指甲染得很漂亮。

我留言:放心放心,老板说今天会早下班(偷笑偷笑偷笑)

吴玫是我最好的朋友,我们一起考到这个城市,起留下。

她毕业以后进了江越的事务所,工作非常努力。在业界也算是小有名气了,有时候挺为她开心的,毕竟她读书的时候就很用功。

下午我睡醒以后觉得身上困乏,去泡了个澡。出来以后想喝杯牛奶, 看到江越居然回来了。我抬头一看表,居然才五点。

「你居然这么早下班!」

我开心地跑过去,抱着他撒娇。

江越眼神有一瞬间的愣怔,轻轻捏了捏我的耳朵。

「以后我都会早点回来,你喝杯牛奶去玩游戏,我来做饭。」

「那就辛苦江学长啦!」

我又想起一件事情,扯开睡裙的衣领,露出锁骨上的一点红痕。

我红着脸控诉他「你以后注意点!这都俩星期了,还没消掉。」

两周前我车祸住院,发现身上有个深紫色的吻痕。

当时江越按着这一点反复揉捏,弄得我很疼。

江越半天才回了一句「好。」

我坐在沙发上玩游戏,一直有骚扰电话打进来,弄得我很烦。

最可恶的是,这个人居然还给我发骚扰短信。

–长本事了?微信拉黑我,电话不接?

–江越是不是在你边上?

–现在去洗手间给我打个电话,不然我现在就去你家找你!

我越看越觉得心惊胆战,想起了那个被我拉黑的微信。

我下意识地抬头看了眼江越,他正在专心洗菜。

手机震了一下,又有一条短信进来,这次居然还有一张照片!

一双手紧紧交缠在一起,男人的手骨节分明非常有利。

而另外一只手纤细柔白,手腕上还有一点淡粉色的印记。

这是我的手!

我脑子轰的一声,炸得我六神无主。

–我错了好不好,我上次不该逼你的,就打一个电话,一个就好。

我恍恍惚惚的,手机竟然啪的一声摔在了地上。

「怎么了?」

不知道什么时候,江越居然站在我面前!

我抬头看着他,后背发凉。

不行,决不能让他发现我出轨的事情!

这个想法让我感到羞耻,可是我真的不想毁了我们的家庭。

我20岁跟他相爱,23岁嫁给他,这一切都是那样的幸福。

江越低头要帮我捡手机,我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。

还好!他俯身的那一瞬间,手机自动息屏了。

我重重地松了一口气。

我一定要在江越发现之前,把这个男人解决掉!

2

晚上睡觉的时候,江越凑过来吻我。

他的气息很热, 我知道他想要我。

估计是晚上那几条陌生短信让我心绪难宁,我身体有些抗拒。

江越也没有勉强我,亲了亲我,搂着我睡着了。

以前他这样亲密地抱着我,我很快就能入睡。

可是今晚不知道为什么,我始终睡不着。

他熟睡以后,我轻轻地推开他。

自己躺在床的另外一边,才觉得紧绷的神经松懈下来。

没多久,我就睡着了。

我做了个乱七八糟的梦。

梦见了我跟江越恋爱时期,梦见了我们结婚。

一切戛然而止, 我愣怔地醒过来。

车祸后我失去了一部分记忆,停留在我们刚结婚的那一年。

明明是那么的幸福甜蜜,我却觉得心里空荡荡的。

我下床想去喝水,看到床头的手机不断的亮起屏幕。

我点开手机,那个陌生号码又发来信息。

上面的内容让我心惊胆战,几乎室息!

–我在你家门口的安全通道,求你来见我一面!

–我最多等到两点,等不到你我就敲门!

现在已经一点五十五分了!

我脑子几乎不转了,等我回过神,我已经走到了外面。

我迟疑的推开安全通道的门,一只手握住我的手腕猛的一下把我抓进去!

安全通道的灯没有亮,我被那个男人按在墙上。

他扣住我的下巴, 狠狠地吻了上来。

急切又炙热的吻,深刻地交缠在一起,我难以喘息。

我以为我会推开他,可是的手却不由自主地攀上了他的手臂。

我被他吻得发晕,他的唇齿咬着我的耳朵。

他的声音非常好听,清朗中带着一丝哀求。

–宝宝,我错了,我不该逼你跟江越摊牌的。

–别再这么晾着我子我真受不了。

也许是太安静了,我能听到我的心脏砰砰跳。

我贴在墙壁上,觉得有点冷。

他好像也察觉到这点了,帮我搓着手臂。

–怎么不说话呢?

我半天才找回自己的声音「你先回去。」

他捏着我的手指,态度有些固执。

–那你把我微信加回来,不许不接我电话。

我听到自己说「好。」

他似乎有点生气,在我嘴唇上咬了一口。

我静下心来,先一步离开。

走到光亮下,我才察觉到我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紧张。

我盯着家门,有些恍惚。

我以为我会狠狠给这个男人一个耳光,警告他不要靠近我。

可我没想到,我居然会跟他躲在黑暗的角落里热烈的接吻。

那一刻,身体里藏着的灵魂,仿佛不是我自己。

我进门的时候,客厅的灯居然是亮着的。

江越坐在沙发上抽烟,他看见我进来,一下子就按灭了烟。

我下意思地握紧了手,挤出个笑容「你也醒了啊,我刚睡不着,在楼道里透了口气。」

江越一步一步地朝着我走过来,眼神紧紧盯着我。

我不知道为什么,紧张的后退一步。

他一把钳制住我的腰,抬手在我的嘴唇上按了按。「以后睡不着记得叫醒我, 我陪你一起遛遛。」

我跟江越打过招呼,去了洗手间。

我盯着镜子里的自己,面容柔静白皙,嘴唇却十分红艳。

仔细看看,肩膀上还有些灰尘,是刚刚在墙面上蹭到的。

江越那么细致的一个人,不可能看不到。

可是他,竟然一句也没追问。

我越发觉得愧疚,难道江越早就察觉到我的出轨行为?

我爸妈从小就教导我规矩做人,江越对我这么好,我居然还会出轨。

我想起黑暗中紧抱着我的男人。

他到底是谁?我宁愿背叛江越都要跟他在一起。

3

我在家闷了一周,吴玫就发来了消息。

她拉了一个群,说去郊外山上的一个农家乐聚聚。

我当然第一个举手赞成!

我:玫玫!你简直走我的及时雨!

吴玫:哈哈哈,知道你闷坏了,这个农家乐挺不错的。

我跟吴玫这些年无话不说,只是我车祸后精神状态不好。

这段时间一直养身体,也没跟吴玫联系。

正好趁着这次机会,跟吴玫探探底。

问问她到底怎么回事,我居然会出轨。

江越听到去农家乐的消息,居然不想去。

「你想出去的话, 我陪你逛逛街。聚会人太多,闹哄哄的。」

他搂着我的肩膀,细问我想买点什么。

我一心想去找吴玫玩儿,扯着他胳膊求他「一起去啦, 我都好久没见玫玫了,挺想她的。 你知道,我在这个城市也没几个朋友。」

江越半晌才点了点头,似乎拿我没办法。

这个时候群里也热闹起来,七八个人纷纷冒头。

我一看,都是老熟人了。

我们在这个城市念书,留下来的都是多年挚友。

平时大家一有空,就会聚一聚。

我看到其中一个人,心里不由的想,他居然也去,看来得绕着他走了。

4

周六上午大家一起到农家乐集合,计划住一天。

我起得晚了,跟江越十点多才到。

进去以后,大家已经在草坪上准备烧烤了。

「嫂子, 老大可算把你放出来了。」

「看来身体没问题,你出车祸那天把老大吓得不轻。」

一个朋友上来就打趣我,他胖胖的笑起来很和气。

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「不是很严重,休息了一阵子好多了。」

山上还是有点冷,我穿着一条黑色长及脚的裙子。

江越从包里拿出针织外套给我穿上。

他正给我系扣子呢,吴玫跑了过来。

她晃着手里的鸡翅,笑话我「方静语同学,你可是越活越回去了。」

我一见到她就开心得不行,丢下江越,跑过去跟吴玫一起烤鸡翅。

吴玫吐槽最近工作太忙,老板还天天回家陪娇妻。

我听出来她在调侃我,掐了她一下。

没多久,大家就都聚齐了。

我也没时间找吴玫,问我的事情。

我随意看了一眼手机,那个人给我发消息。

–我眼光不错,耳环很衬你。

我一愣,吓得脸色都变了。

那个人,居然在这里!

我今天戴着一副小耳环,雕刻的玉兰花,非常精致。

没想到,竟然是那个人送的。

我抬头看过去,在座的七个人,都是多年的朋友。

我胆子这么大,竟然在江越眼皮子底下出轨!

我感觉呼吸都急促起来,只能让自己显得镇定一点。

会是谁呢?

我咬着牙让自己镇定下来,悄悄地打量起这些人。

我想起那张照片,那个人有一双好看的手。

「静静, 你上次说想要找工作,看得怎么样了?」吴玫烤好了一些吃的,拉着我坐下。

上次我提了一句,后面也没细聊。

另外一个朋友嘴快,插了一句「我记得嫂子以前是甜品师吧, 老四不是有几家甜品店吗?方便不,让嫂子去历练历练。」

大家关系都这么熟了,说话很随意。

他说的老四,是江越宿舍最小的那个,叫裴佑。

我心里有点尴尬,赶紧说「不用了,我还没想到呢。」

裴佑特讨厌我,每次我去他们宿舍找江越,他都给我甩脸子。

果然,裴佑捏着一罐啤酒,头也没抬阴阳怪气地说「方静语有江越, 什么事情搞不成。我是她的谁啊, 干嘛帮她。」

裴佑一向是这个臭脾气,大家也不把他说的当回事儿。

江越走过来握住我的手,笑了笑「裴佑说得对,我老婆的事情我来操心。 等她身体好了,给她开一间甜品店。」

裴佑抬起头,一双桃花眼冷冰冰地扫着我跟江越。

我捏了捏江越的手,示意他不要说话太冲了。

5

午饭后我终于找到机会跟吴玫单独相处。

可是吴玫也一肚子苦水要倒,她一口气干了一罐啤酒。

吴玫靠在我的肩膀上,语气中都是苦涩「静静,你说为什么爱一个人会变得这么卑微?我为了他放弃了自尊,甘愿做个见不得光的情人。可是他呢,目光都不肯在我面前停留一下。」

「有时候我真恨我自己犯贱,可是一见到他,我就控制不住自己。」

她的眼泪落下来,打湿了我的肩头。

吴玫读书的时候就特别要强,每次都能拿到奖学金。

她做事干脆利落,脑子又聪明。

可是偏偏在爱情上,逃不过一个劫。

她一直没说自己暗恋的是谁,但是我知道那个人是裴佑。

我偶然听到过他们吵架,可是我没告诉吴玫。

她这么骄傲的一个女孩子,是需要有一些秘密的。

我紧紧的搂着她,安慰她「玫玫,你这么漂亮,这么有能力, 在我心里面永远都是最棒的。不管你做什么选择,我都希望你能够多爱自己一点,多幸福一点。」

她听完我的话, 抱着我大哭起来,「方静语,你就是个笨蛋,你根本不懂我!」

「静语!老大跟裴佑打起来了!」

朋友气喘呼呼的跑过来通知我,把我跟吴玫都吓了一跳。

我们跑过去的时候,正看到江越跟裴佑扭打在一起。

两个人也不知道有什么深仇大恨,你一拳我一脚的都下了狠劲。

别人也不敢劝,他门两一向有脾气又有主意,是我们这些朋友的领头。

我急的喊道「别打了!江越,快住手!」

江越听到我的声音顿了一下,挨了裴佑一拳。

我疼的了一句「裴佑,你也住手!」

我想跑过去拉开他们,可是脑子被一颗飞来的篮球狠狠砸一下。

那一瞬间瞬间天旋地转。

就好像是一枚炸弹在我脑子里炸开,满脑子都是轰鸣声。

有小朋友跑过来跟我道歉,我晕倒在地上恍恍惚惚的说了句没关系。

我眼前所有的景致都在晃荡,晃得我想吐。

我感觉到有人把我扶起来,下意识地抓住了他的手。

那双手的热度跟力量是那的熟悉。

他把我按在黑暗里,热吻,那种力度我忘不了。

我勉强睁开眼睛,在我眼前的人居然是他。

裴佑??

那个男人为什么会是裴佑?

我在脑海里筛选过一些我熟悉的男人,可唯独没有裴佑,因为我跟他的关系太差了。

我跟江越确定关系那天,江越请他们宿舍的人吃饭。裴佑一晚上对我横眉冷对的,我那会儿险些以为他暗恋裴佑。

后来才知道他就是那么个臭屁的性格,也不跟他一般计较,偏偏每次聚会这个家伙都不缺席,想着法的挑我的刺。

可是….吴玫暗恋了裴佑这么多年。

我知道吴玫暗恋的是裴佑,这一切都不过是源于他们的一场争吵。

那一年我跟吴玫大学毕业,交了论文紧张的情绪松懈下来。

江越组织了一个小聚会,给我们两个庆祝一下。

KTV吵得厉害,我喝了点酒有点热,想出去露台吹吹风。

没想到走到门口就看到吴玫跟裴佑在外面。

本来不想打扰他们的,可是我听到吴玫的情绪很激动。

「凭什么啊!裴佑,我凭什么就不能争取一下。」

「我比她差在哪里,要让你这么贬低我。」

我从来没见到她哭得这么厉害,嗓子都哑了。

裴佑带着警告的语气「吴玫,收起你那点小心思。要是再让我发现你从中作梗,我饶不了你!」

那天吴玫喝了很多酒,抱着我说她暗恋了一个人很多年, 可是告白失败了。

她觉得人生太苦了,一点点机会都不给她。

吴玫一向性格要强,骄傲自信,她肯定不愿意别人看到她最狼狈的一幕。

所以一直以来我都装作什么都不知道,只是有机会就组织聚会, 给吴玫制造机会。

我头疼得几乎要裂开了,有无数的声音在我脑海里回荡着。 我努力想听清那些声音在说什么,始终是模糊不清的。

我看到黑暗中有一个玻璃罐子,那里面藏着一个小小的我。 她脸色苍白满脸是泪痕,她努力的贴在玻璃上想要冲出来。

我不由自主的过去,用力砸向那个玻璃罐子。

手不知不觉间已经鲜血淋漓,砰地一声·······

6

我猛然惊醒过来,我呆呆地望着天花板的纹路,觉得光线有些刺眼, 一瞬间愣愣出神。

「静语, 你怎么样了?哪里不舒服,我们现在就去医院。」江越紧紧的攥着我的手,一脸的焦急。

我看到吴玫站在不远处,她的目光跟我对视在一起,她也冲了过去询问我的情况。

还有一个人….裴佑,他始终站在那儿,他的眼神一直落在我的身上。

「我没事儿。」我轻轻地说了一句「就是有点头晕。」

江越再三确认我没有事,才松了一口气。

我朝着吴玫笑着说「我真的没事,就是前阵子出了车祸,失忆了,医生说我这辈子都可能记不起来了,所以江越才这么担心我。」

吴玫听到我的话, 脸色居然比刚刚更难看。

好像被足球砸了一下的是她,而不是我。

她无意识地重复了一句「这辈子都记不起来了吗?」

而站在一旁的裴佑如遭雷击,他好像失了魂一样,就那么看着我。 他的目光太明显,以至于其他人都觉得不对劲。

我开玩笑地说道「裴佑,我可是还记得你有多讨厌我的。 能安慰一下病患,帮我倒杯热水吗?」

裴佑这才回过神,倒了杯热水给我递过来。

我接杯子的时候,食指轻轻在他的手上划了一下。

裴佑恍惚的眼神一下子就有了神采,他慢慢盯着我看了一会儿才把水给我。

可是这杯水我到底没喝上,江越一把夺过去,冷冰冰的说道「还是喝点牛奶吧,养养神。」

聚会如常举行,晚上大家凑在一起玩真心话大冒险。

我有点倒霉,酒瓶子居然一下子就转到了我。

而另一边对着问问题的是吴玫。

吴玫好像开玩笑似的问我「静静你跟我们老板这么恩爱,我特别想知道,你会因为什么事情跟他分开。」

其他人都大笑起来,说吴玫这是煽风点火,回头江越得扣她奖金。

我挽着江越的胳膊笑咪咪地说道「我的底线一直很清楚啊,我是受不了出轨的。 但是江越这么爱我,他肯定不会出轨的。」

我扭头看着江越问他「老公,对不对,你绝对不会出轨的吧?」

江越对上我的眼神,轻轻吻了吻我的脸「静语,我非常非常爱你。」

其他人都起哄,说江越撒狗粮。

游戏还在继续,这一次转到了裴佑。

一个朋友调侃地说道「这么多年也没见老四谈过恋爱,我特别想知道你微信近期跟异性发过的消息是什么。」

裴佑拿出手机丢给我, 「方静语,你念给大家听。」

其他人打趣裴佑,从来不肯叫我一声嫂子。我打开他的手机,他最新一条消息是发给我的。

–方静语,就算你坐在我面前:我还是很想你。

我一字一句地读出来「我还是很想你。」

边上的江越将手里的啤酒一饮而尽,沉默有力的砸到了裴佑的脚下。

气氛一下子有点尴尬,毕竟他们下午刚刚打过一架。

吴玫忽然站起来打圆场,她笑呵呵的说道「咱们看一部电影吧。」

其他人也赶紧附和,毕竟这游戏才玩下去,情况不好。

农家乐有投影仪,在星空下看电影还挺有意境。

我们坐在那儿,看着吴玫操作。

她放了一部很出名的戏剧,大家都笑的不行。

电影放映到一半的时候,画面忽然闪烁了一下。

幕布上,男人露出有力的臂膀,正在做着原始的动作,那个女人躺在沙发上,表情难以形容。

所有笑声夏然而止,只有那些声音在回荡。

我静静的看了一会儿,由衷的赞叹「身材真不错。」

吴玫慌乱地切断了电源,满眼泪水语无伦次的解释「不是的,静语, 你听我解释·······」

我看着她非常诚恳的建议道「玫玫,你身材这么好, 完全没必要穿着跟我一模一样的睡衣跟江越做。 那次你们在酒店, 你穿的那件蕾丝吊带睡裙就非常漂亮。」

是啊,江越非常非常爱我。

但是这并不妨碍他跟吴玫做爱。

我是个泪腺很发达的人,可是现在竟然一滴眼泪都没有。 真的哭够了,在过去的一年多的时间,眼泪流得够多了。

7

我跟江越结婚的时候, 我就清清楚楚地告诉过他,如果哪天喜欢上了别人,一定要告诉我。

我们平静的分开,我也不会怪他,他那会儿说我是悲观主义者,他不会喜欢上别人的。

我觉得自己挺傻,也真的低估了男人这种生物。时至今日,我都确认江越很爱我。

从20岁到26岁,我们在一起整整六年。每一个生日,每一个纪念日,我们都在一起。

我失忆的这阵子,他每天都会半夜惊醒过来,一直要把我叫醒,确认我好好的, 他才能放心的睡过去。

我毕业那会儿其实特迷茫,读了四年也没爱上法律专业,反而一心想做个烘焙师。

所有人都觉得我浪费时间去做一件没有前途的事情,只有江越支持我。 他帮我规划人生,帮我做参谋, 甚至相信我以后能拥有自己的品牌。

江越工作最忙的时候,晚上经常有酒局。他怕我一个人不好好吃饭, 都会提前约我到他公司附近,跟我先吃一顿。

吴玫毕业以后到江越身边做助理,其实我特开心。一个是我最好的朋友,一个是我老公。他们能一起在事业上取得成功,我特别骄微。

结婚的第二年,我跟江越产生过一些矛盾。

他真的太忙了,虽然他尽量腾出时间陪我,但是我早上睁眼他已经不在了,晚上睡着他还没回来。一天到晚, 我们都说不上几句话。

那段时间我过得很痛苦,屡屡跟吴玫倾诉。

我觉得我不能为江越分担经济压力,甚至心里对他频繁加班有些怨言。

可江越总说是为了我,为了这个家,显得我有些不知好歹。

吴玫笑话我身在福中不知福,有江越我才能过得这么舒坦。

我患得患失,有时候觉得自己特别不体谅江越,有时候又觉得这根本不是我们爱情的初衷。

江越说这是为了我们的将来,吴玫也说这都是为了我。 我按捺住那些不满与痛苦,只有在做甜品中才能获得短暂的安慰。

第一次察觉到不对劲的时候,是吴玫发给我一张照片,她很快撤回,说是偷拍江越的。她让找放心,就算出差,她也会把江越照顾好的。

照片里的男人穿着浴袍,站在落地窗前打电话。凌晨十二点, 他跟吴玫共处一室。

江越是个非常注重隐私的男人,这个时间还跟吴玫在一起,就让我觉得不对劲。

那会儿我也没反应过来,因为我跟江越吵了一架,是我拜托吴玫留意江越的。

因为每次吵架,江越都会不吃饭,这点很像个小孩子。

最可笑的是,江越是跟我打电话。

我们吵架是因为公司想外派我出国学习半年,回来转产品研发岗,这对我来说会是很大的提升。

江越当时知道了,话说得太狠了。

他说「静语,是实话,我对你的工作并不感兴趣。因为我爱你,所以尽可能的为你着想。以我们现在的能力,完全可以给您开一间甜品店。」

我一下子被激怒了,只觉得被羞辱了「所以你一直都很看不上我的工作,我赚的那几千块在你眼里毫无价值。江越,我不是你的附属品!」

现在回想起来,在江越跟吴玫发生关系的那段时间, 我竟然是在反思。 我在想是不是我太忽略江越的感受了, 或者曲解他的意思。

那晚江越给我打电话过来,他说「老婆,对不起。」

我独自在家里,一瞬间就泪流满面,我跟他说「老公,我们不吵架了。我好想你,你早点回来好不好。」

他第二天就赶回来了,一直抱着我道歉,说自己那天说话太过分了。

吴玫还给我发消息说:静静,我真羡慕你。你一句话就能让江越丢下整个团队,回去跟你道歉。

我那个时候觉得又愧疚,又幸福,主动跟公司说放弃出国进修的机会。

现在想想,我真的是个绝世大傻子。

其实我是想平静的跟江越分开的,但是发生了一件事情我永远都不会原谅他。

吴玫总是有意无意的跟我透露一点信息,我逐渐在这些蛛丝马迹中意识到。

啊….江越出轨了,跟我最好的朋友。

8

有时候人就是这么蠢,非要看见实际的证据才会彻彻底底死心。

那晚下了很大很大的雨,吴玫发消息跟我说江越应酬喝多了,在酒店休息,让我不要等他。

我沉默了好久,打车去了那间酒店。

门微微敞着, 我轻轻一推就走了进去。

厚重的地毯隐藏了我的脚步,我站在玄关的地方,看到江越的背。

吴玫躺在沙发上,发出痛苦又愉悦的声音。

她也许看见我了,也许没有看见。

但是我却出奇的平静。

等我一路走出酒店以后,我才发现我几乎没有喘息。

我站在冷雨中,大口大口的喘着气,像一条临死亡的鱼。

雨下的太大了,我打不到车。

一路恍恍惚惚往前走,也不知道要去哪里。

一个骑自行车的人把我挂倒,我跌在水坑里嚎啕大哭。

那些血从我的身体里流出来,混着雨水散走。就像是我的心,被冲刷干净。

我流产了。

江越抱着我,眼泪落在我的脖子上,声音哽咽「没事的,没事儿的,我们还会有孩子的。」

太恶心了,我觉得这个男人恶心到令我呕吐。

他出轨了,却还拥着我跟我说生个孩子吧。

结婚的时候,我爸跟江越说希望他多多担待我,我看起来柔静,其实性格很偏,搞不好就做出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。

江越还开玩笑,说倒是期待我的叛逆期。

孩子没了,江越越发紧张我。

但是他的工作也脱不开手,吴玫还是频繁的跟他汇报工作。

身体养好的那半年,他们公司组织团建,江越把我带着一起去了,想让我跟着热闹热闹。

江越多喝了点,坐在一旁休息。

我看到吴玫拿热毛巾给他擦脸,手指渴望又小心翼翼的触碰他。

几秒之后,江越才躲开她的手。

我站在外面,觉得自己真像个小丑。

跟裴佑纠缠在一起,是我的恶意报复。

我也想让江越知道被背叛的滋味,想让他知道那些似有若无的暧昧多么折磨人。

我对不起裴佑,那晚是我崩溃下的无意试探。等我们躺在酒店大床上的时候, 一切都无法挽回。

手机一遍又一遍地响起,那晚我应该流了很多泪。我记得裴佑一次又一次的吻着我的脸,求我别哭了。他什么都没做,抱着我一整晚。

9

吴玫哪儿都好,偏偏就是在江越的事情上沉不住气。 她约我见面,求我把江越让给她。

我觉得挺好笑的,我说「玫玫,只要我一天假装不知道这件事情,江越就一天不会主动提。他有多爱我,你比谁都清楚。」

我看起来全副武装,十分坚强。

可我出去以后就被车撞了,醒来后失忆了。

也许是这一年半以来过的太痛苦了,让我的身体下意识的回避那段痛苦的记忆。

当我在农家乐醒来的时候,我觉得太累了。

我跟吴玫说我可能永远不会恢复记忆,我就知道她会有所行动。

她等不及的,看我无知无觉的幸福着,对她太折磨了。 所以在看到她刻意播放出那段视频的时候,我并不觉得惊讶。

江越的反应非常迅速,他第一时间抓住我的手,说要跟我好好谈谈。

当我们四个齐聚我家的时候,我觉得还挺好笑的的。

江越,我的老公。

吴玫,我最好的朋友,我老公的出轨对象。

裴佑,我老公的大学室友,我的出轨对象。

谈什么?有什么好谈的。

江越说「静语,我绝对不会跟你分开。我给吴玫一笔补偿,让她离开这个城市。我们像原来一样好好生活,好不好?」

吴玫流着泪说「江越,你好狠啊。 毕业那年我跟你表白,你拒绝了我。可是我应聘做你的助理,你又录取了我。江越, 如果你对我没有一点点心意,为什么不从头到尾都狠狠推开我!」

江越沉默了一会儿又说「我需要一个忠诚,能喝酒, 会应酬的助理,录取你,是因为你合适。吴玫,你很清楚我们什么都没发生过。但是你却拍下那种视频,去误导静语。」

裴佑砸了手里的杯子,大骂道「没做到最后就是什么都没发生?江越, 做别人别太恶心!你吊着吴玫的时候,就没想过会伤害到静语吗?想洗白自己,手段也别太恶劣!」

「你呢?裴佑,像一个可耻的小偷,时时刻刻在凯着别人的老婆, 你很高尚吗?」江越的情绪显然已经压抑到了极点,愤怒的说道「裴佑,你以为静语爱你?她只不过是利用你报复我而已!她爱的,始终只有我!」

我看着江越因为嫉妒而扭曲的脸,忍不住问了一句「江越, 那晚我跟裴佑在安全通道接吻,你在门外,是不是。」

江越的神情一下子阴沉下来,他的眉梢抖动着,仿佛忍受着巨大的痛苦。

他隐忍地说道「静语,我们重新来过吧。」

我没有说话,因为早已无话可说。

婚姻就像是我们共同铸造的一只花瓶,一旦碎裂了, 就永远难以复原。 上面的裂痕只会一日又一日地提醒我们,这场背叛令我们多么痛苦。

我曾经有多么爱江越,现在就多么恨他。

他永远不明白,他的背叛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。

这是一种撕裂的成长,我在无数个夜晚躺在他的身边, 静静地凝视着他的脸,默默流泪。

一遍又一遍的回忆起我们的过往,就像是一遍又一遍的将伤疤割开, 将里面的脓血放出来,直到我能够对这种疼痛免疫。

还有那个孩子,ta可能是太爱妈妈了,知道ta的出生对于来说痛苦又幸福,所以宁愿不出生呢。

时针走向十二点的时候,家里的智能音箱忽然发出声音,大家都吓了一跳。

先是一段杂音,而后是我的声音。

「哈喽哈喽!老公,我是你亲爱的老婆。」

「你没有忘记吧!今天是我们结婚三周年纪念日。

「我爱你,我爱你,我爱你,重要的事情要说三遍!」

「快点倒好水进来,我躺在床上等你哦。」

录音里我的声音特别娇俏,那会儿我想的很好,快到十二点的时候指使江越去给我倒水。

然后他正好在客厅听到这些话,礼物跟我在床上。

那一切, 都想得很美好。

江越常常说一旦我对他撒娇, 他觉得身上全是弱点,我轻而易举就能拿捏住他的命脉。 但是我这人特别容易害羞,录这段词的时候,我脸都是红扑扑的。

江越听到这段录音,一晚上沉凝的表情出现了巨大的裂痕。

他彻彻底底绷不住了,他的痛苦宣泄出来,眼睛里着泪光。

江越冲过来,狠狠的抱住我,哀求着「静语,我求你…..我求你..」

他的声音哽咽着,说不出更多的词汇。

他太用力了,我几乎被他抱得窒息过去。

原以为已经没有眼泪了,可是闻到他身上的气息,我还是觉得难过,难过到不可喘息。

是啊, 那么相爱,为什么会走到这一步。

我靠在他的肩头轻声说「江越,我真的太爱你了,所以, 我们离婚吧。」

离婚这两个字,终于说出来了。

吴玫先是大笑一场,又大哭起来,像是彻彻底底崩溃了「江越!你为什么不解释!我以为你们离婚就是我想要的结果,可是我为什么更难过!方静语,江越从头到尾都没有背叛你,从来没有!」

一年半以前江越卷入了一场非常有名,也非常复杂的遗产纷争案件,那个案子直接让他在本市的律师界站稳了脚跟,也获得了不菲的收入。

我只知道那段时间他非常非常忙碌,常常深夜回来, 但是我不知道还有吴玫说的这些令人心惊胆战的内容。

跟踪, 胁迫,偷拍,这些江越居然都经历过。

而吴玫甚至在一场酒局上险些遭到非人的侵犯,是江越及时赶到,才让她幸免于难。

江越需要制造一个弱点,而吴玫顺理成章的成为了那个弱点。才有了后面酒店那一幕,因为酒店里有摄像头,他们需要演一场戏。

如果我没记错的话,那场遗产纷争案件还出现了刑事案件。 上了新闻我才知道,我还心惊胆战的问过江越。

江越只是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句「我只是律师,那些跟我没关系。」

吴玫说完这些,惨淡一笑「方静语,你根本不知道那段时间我们承受着多大的压力。江越为了给你一个未来,拼上了所有。而你呢,只会跟我抱怨他太忙了,没空陪你。 你知不知道, 如果那个案子我们败诉, 对方肯定会疯狂报复我们,甚至会把江越送进监狱!」

我听着吴玫一口一个我们,还有她口气中的怨怼,大概也能猜测出他们在那个案子中付出了多少心血。

可是为什么要用这种指责的语气,来苛责我?

我沉默了一会儿,才说道「江越,你觉得你跟我之间没有这样的信任吗?如果你如实说,你因为工作的原因需要暂时远离家庭,需要跟吴玫演一场戏,我会胡搅蛮缠, 会不同意吗?」

江越紧握着我的手说道「我只是怕给你增添压力。」

我推开他,淡淡一笑「不,江越,你只是太骄傲了。你只是想让我看到你风轻云淡的成功, 而不像让我看到你背后的卑屈膝。」

我太了解江越了,他大学时期跟父母决裂,断了一切经济来源。 但是每次我生日,他都会给我一份昂贵的贴心的礼物。 “这些花物的背后付出了多少,我知道, 所以我很心疼他。

而现在, 只有心凉。

就像吴玫说的,拿下这个案子,背后付出了很多。江越当时只是一个小有名气的律师,这背后牺牲了多少尊严,猜也知道。

我跟江越是夫妻,可他从不肯讲这些透漏给我。难道我爱的, 只是一个光鲜亮丽的江越吗?

吴玫带着愤怒的指责我「方静语,你别太过分了。江越为了你付出那么多, 你呢,你自己做了什么?」

他不是为了我啊,他是为了他自己的一口气。也为了在他父母面前,证明自己。

「吴玫,你跟我都是小城市来的。 但是你在事务所工作了短短几年,就在这个城市拥有了一套小房子,你在那个案子里得到了很多很多。」我注视着吴玫,嘲讽道「你们参与进那个案子,就知道会付出多少, 也知道会得到多少。你跟江越都是非常有野心的人,所以不要把你们的野心强加在我身上。」

真是太可笑了,没有我,江越难道就不会这样努力了吗?归根到底,现在的身份地位都是江越为自己挣来的, 跟我有什么关系。

裴佑自始至终沉默着,听到我的话,他斟酌了一下才开口说道「江越,你说得对,我的确是趁虚而入,但是, 是你给了我这个机会。」

该唱的戏已经落幕,演员们也该退场了。

我站起来,微笑着说「吴玫,你不是曾经求我把江越让给你吗?现在我成全你们,转让费也不用付给我。」

吴玫一脸的错愕,江越死死抿着嘴不说话。

她以为她自己解释了跟江越没发生什么,我就不会离婚吗?不,不会的。

造成的伤害已经永远的留下了伤疤,那个离开的孩子也永远无法回来。

在我煎熬流泪,嫉妒不解困惑的无数个夜晚,就像是一朵枯萎的花,再也无法盛辉。

「江越,离婚吧。」

我长长的出了一口气,眼角落下一滴泪。

江越眼神沉沉的说道「不可能。」

我在心里轻轻想着,江越啊江越,你会同意的。因为你是个永远朝前走的人,不会任由自己陷在婚姻里。

他们离开的时候,裴佑在我身边低声说「你晚上睡不着给我打电话好不好,我给你唱歌。」

我流产之后的半年,焦虑失眠几乎抑郁。跟裴佑纠缠在一起以后,他总是给我唱歌,哄我睡觉,竟有奇效。

我没说话,只是轻轻关上了门。

10

跟江越分居以后,我搬进了自己买的那个小小一居室。出乎意料的是,原先的那间甜品连锁店还在招人,我顺利进入。

我的门口每天都会出现一只向日葵,我知道是江越送的。 我也知道,他每晚都会来我的楼下。

分居第二年的夏天,那天下了很大很大的雨。

我半夜醒来喝水,去拉窗帘。

看到一个人坐在小区的楼下,他躺在飘泼大雨中,像是死了一样。

我披上外套,拿了伞去楼下。

站在电梯里,盯着电梯上的数字一个一个的倒数。

雨下得太大了,伞都遮不住了。

我把江越拉扯起来,轻轻的喊他:「江越,回去吧, 你的车呢?」

江越坐在地上,狠狠抱住我「老婆,生日快乐。」

「谢谢, 起来吧,不然要生病了。」我把他拉起来,撑好伞。

在雨中,江越的眼睛很红,雨水冲刷着他的面容。

我分不清,那是雨水还是他的泪水。

电梯里有一面镜子,我静静的看着江越。

他瘦了很多, 整个人显得凌厉了几分,越发沉默寡言的模样。

身上穿着的衣服,竟然还是两年前我买给他的。 他是一向注重仪表的人,现在却胡子拉確,难掩。

回去的时候,裴佑就站在门口,穿着我买的小熊睡衣。

他有些尴尬的挠了挠头,又拿着毛巾给我擦了擦脸 「我就是怕你着凉。」

我白了他一眼,无奈的说道: 「去拿一套衣服,昨天给你新买的。」

裴佑不甘愿的样子,还是去拿了。

江越换好了衣服,原先他跟裴佑差不多的身量,现在穿着裴佑的衣服竟然显得有几分空空荡荡。

我禁不住叹了口气「江越,工作再忙,还是要注意身体。」

江越盯着桌上的那杯热水,静静出神。

他端起来喝了一口,动作顿了顿,才继续喝起来。

裴佑的手在背后,一直戳我的腰。

我一巴掌打在他的手背上发出大的响声。

裴佑掐了我一下,才不骚扰我。

等江越喝完水,已经过了十几分钟。

我拿了一把伞给他。

他捏着伞出门,抱住我。

他的脸埋在我的脖颈,一片湿濡。

我听见他的声音在颤抖「静语,我答应你。」

我拍了拍他的背,应了一声「好。」

我注视着江越离开,在门口站了好一会儿。

转头回去的时候,裴佑已经把自己的铺盖又拿了出来,他咳嗽两声掩饰情绪「我就是觉得铺在地上不好看, 可不是为了给江越示威。」

我觉得好笑,过去踢了他一脚「还不知道你那点小心思。」

我回了房间,没关门,留着灯。

听到外面裴佑着歌的声音,我渐渐睡着了。

这一晚,我没有梦到江越,也没有梦到那个孩子。

【江越番外】

我的父母是极其要强的人,同样以高标准要求着我。 我从小生活在非常压抑的环境下,吃饭,睡觉, 甚至走路姿势都有一套自己的标准。

高中的时候,我不顾他们的反对,执意回国跟我奶奶生活在一起,大学也留在国内读书。

我以为我摆脱了他们给我来的阴影,事实上并没有。 我变成了一个非常压抑自己的人,周围的很多事情都让我非常痛苦,但我无法表露。

遇到静语的那一年,我的状态很不好。我厌恶很多事情,却无法逃离环境。

她穿着一条裙子,拖着巨大的箱子在乱转。一看就是入学新生, 但是她绝对走错了门。学校很大,南门才是新生入学处,她在北门。

她显然也知道, 但是她很平静地接受了。

静语随意坐在花池边上,竟然还有心思去捡起掉落的花瓣,观察地上的虫子。

而我,正因为小组作业中一个蠢人压抑着自己进发的情绪。 正如我父每无法接受我的任何失误,而我也无法接受别人的失误。

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走过去,总之,我迈出了那一步,我说「新生, 你走错地方了。」

她抬头,露出一张略显柔静的脸,语气却是活泼好听的「我知道,能麻烦您带我去对的地方吗?」

后来跟她表白的时候,我忍不住吻着她笑「方静语同学, 对的地方,就是我的身边。」

静语看起来文静柔弱,其实她内里是十分有韧性,也很有主意的人。 毕业的时候,她坚定的要做一个甜品师, 并且有自己清晰的职业规划。

我知道就算她一时处于低谷,但是长久以后必能拥有自己的一番天地。 我时常觉得,我对她的意义并不大。

她能很好的消化负面情绪,能在困惑的时候平静的自解。 爱人之间的情绪价值,我几乎无法为她提供。

反而是我,无尽的朝着她索取爱意。静语给了我很多关怀跟爱,让我在枯燥无味的生活中,也能有一方属于自己的净土。

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,我在这段感情中找不到自己的位置。尽管我收入不菲,能为静语添置昂贵的珠宝首饰, 但是她对这些并不十分热切。她是个内心十分充足的人,我过得有些患得患失,甚至会想,如果不是我,静语也会非常幸福吧。

跟吴玫的事情,我想过跟她解释,却最终选择了隐瞒。 我希望我在她的眼里,永远是无所不能的形象。 而不是为了一单生意,需要趋炎附势,迎合权贵的卑微者。

另外一种阴暗的,无法说出口的想法….我想看到静语因为爱我而展露出的嫉妒, 怒火与探究。那样热烈的爱意,会让我觉得有安全感。

我甚至抱有一种想法,就算静语发现事情的真相,吴玫也会朝着她解释,这只是一场戏。

我这样自私自利的想法,让我永远的失去了她。

她流产以后, 我日渐察觉到她在疏离我,甚至用裴佑这把刀狠狠的插进了我的胸口。

我的静语啊,她从来都是这样果决的人。她爱我的时候毫无保留,恨我的时候也不留余地。

跟静语分居以后的无数夜晚,我只有深夜驱车在她楼下, 才能获得一点半静的安丁。

后来的某个夜晚,裴佑找到我,我们两个坐在一起喝了很多酒, 打了一架。

裴佑说「江越,你放过静语吧。 你不知道,你跟吴玫那点破事儿对她造成了多大的伤害,她抑郁失眠, 甚至有自杀倾向。 她太爱你了,如果不是我拉住她, 也许现在她走就离开了。」

裴佑都这样说,静语太爱我了。

可我却在拥有那样爱意的时候,不知满足。

我回想起我状态不好的日子,躺在浴缸里,像个溺水的人不想自救。

静语抱着我, 温柔的亲吻我,深夜里我们吃一碗面, 去无人的小路上散步,接吻。 我抱着她狂奔回家,在玄关处做爱。

她永远是那么温柔又充满爱意的包裹着我,消化着我所有的不安与躁郁。

那晚她生日, 我躺在大雨中。 看着她窗前的那盏灯, 决定放她走。

静语, 我永远不会跟你说再见。

(全文完)

浏览官网肯定赠送七大超级赠品和赠送价值¥2万元的珍贵课程98套。 添加 微信: wx19551978  官网:www.hlqgzx.com

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 请发送邮件至 1978531790@qq.com 举报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
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haqgwh.com/5620.html